EMC体育 lhntdesigns.com Copyright" content="华夏时报EMC体育 lhntdesigns.com 版权所有" />

首页评论正文

选票、病菌与时间——特朗普的贝叶斯难题

作者:邵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10 12:26:34

摘要:两者在财政、货币和对外政策方面的差异对美国和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有着比较显著的差异。如果特朗普选前痊愈,则连任概率极大,政策、叙事、纲领、民心、可谓赢者通吃,如果特朗普选举前无法康复或者后遗症很大,就很可能输掉大选,因为拜登证明了路线正确和“剩者”为王,符合美式的强者文化。

选票、病菌与时间——特朗普的贝叶斯难题

邵宇

北京时间10月2日下午,特朗普宣布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并开始隔离和治疗。傍晚,开始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初期还接受过辅助供氧。4日上午,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称必须回到工作岗位,并对治疗充满信心。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也证实,特朗普的情况“非常好”,过去24小时体温已经回归正常,咳嗽、鼻塞和疲倦和呼吸困难状况均有所缓解,最快可能于北京时间周二(6日)出院居家治疗。须清楚的是,在“超级疗法”和雄厚财力的支持下,即使其属于“高危人群”,快速康复的概率也是比较高的。当然,病情的演化还需进一步观察。是否会有后遗症,都是未知数。

特朗普的确诊对选情的影响是不确定的,取决于病情进展和两党的博弈。特朗普面临的是典型的贝叶斯决策问题:病情演化的可能结果和经验性概率都是已知的,决策的目标是风险与收益的权衡,很显然,(政治)收益权重更高。他不仅需要与病毒做斗争,还需要与时间赛跑,越早康复,选情越有利。对于特朗普坚定的支持者来说,这会为其赢得同情分,但对于反对派而言,这是自食其果。关键的是中间派的态度,从最新民调结果来看,似乎更加倾向于拜登。毕竟,在辩论之前的Al Smith纪念基金会晚宴上,特朗普还承诺:“大流行的结束近在眼前,明年将是EMC体育国家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年之一●!碧乩势盏娜氛镏の绷斯埠偷车目挂呗废撸粗ち税莸堑闹髡拧W钪战峁圆蝗范ǎ悸堑教乩势盏母鋈颂匦裕绻茉诖笱∪涨八忱蹈矗苡锌赡芑岽蛞怀》碚獭

图片11.jpg

Last Updated October 4, 2020, 3:25 p.m. ET

一、特朗普属高危人群

年龄、性别、肥胖以及病史等因素是决定新冠感染者是否会转为重症及死亡的重要决定因素。特朗普至少有两项不利因素:一是年龄,74岁;二是轻度肥胖,190cm,110kg,体重指数30.5。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65-74岁人群的住院概率5倍于18-29岁组别,死亡率是90倍。31%的确诊病例、45%的住院治疗病例、53%的ICU治疗病例和80%新冠肺炎相关死亡都发生在65岁以上的成年人中。在死于新冠肺炎的患者中,每10人中有8人年龄在65岁以上且患有其他病症的患者。整体而言,65岁以上感染者的粗死亡率约8%。带有基础疾病的感染者,住院的概率更高。高血压、肥胖(体重指数≥30)、糖尿病感染者住院率是与无相关基础疾病感染者的3倍,慢性肾脏病4倍,严重肥胖4.5倍,有两种或三种相关基础病的感染者将提高4.5倍至5倍。除轻度肥胖外,无最新证据表明特朗普还有其它基础性疾病。

是否需要进入ICU,和能否康复,是市场关注的两个关键节点。CNN据白宫消息称,接下来的48小时非常关键,基本可以确定病情是向好的方向,还是向坏的方向转变。纽约地区传染病专家丹尼尔·格里芬表示,估计特朗普有20%机会患上需要吸氧的严重疾病,需进入ICU治疗。仅根据英国首相约翰逊的记录推测,如果特朗普的病情恶化,约需一个星期就会进入重症监护室(ICU),对应的日期是10月11日,还需一个星期康复出院,对应的日期是10月17日。出院后一般还需要休息数日。这将影响20日之前的所有竞选议程,包括10月15日的第二轮电视辩论。

特朗普不仅是在与病毒作战,也是在与时间作战。越早战胜病毒,对特朗普越有利,反之越不利。只要接受住院治疗,或进入ICU,反对派就有合理的理由质疑特朗普的身体状况。反之,如果在住院前就康复,就能反证特朗普身体素质像年轻人一样好。很显然,特朗普明白这个道理。从其接受的治疗方案可以看出,特朗普也希望尽量避免病情进一步恶化。笔者咨询国家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所在实验室成员,他也认为,使用三期临床疗法进行治疗,是比较激进的选择,是否有可能有后遗症,以及有什么样的后遗症,尚不清楚。

二、2020美国总统大选进程前瞻

整体而言,虽然特朗普属于高位人群,相对于年轻和无基础疾病人群而言,住院、重症和死亡概率都比较高,但在住院前即康复的概率仍高达80%,住院后康复的概率也超过90%。所以,最有可能的情况仍然是按计划举行第二场电视辩论,在此之前的线下活动或取消,或转为线上。具体来说,在一定假设条件下(如拜登或彭斯等后续检测仍呈阴性),特朗普病情的不同状态,决定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可能存在的五种情形。情形一至情形五的概率由高到低,其中,情景三至五的概率均较低(图1)。

图1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五种场景

12.jpg

资料来源:CNN,《总统继任法案》,东方证券

情景一:特朗普快速康复,第二轮电视辩论之后的竞选议程正常,且病情不反复。这对总统选举程序不造成实质影响,但选情或有利于特朗普。

情景二:特朗普病情恶化,在大选日前宣布无法参加竞选。共和党将重新提名新的候选参与人,副总统彭斯是最有可能的候选人。

情景三:特朗普在大选日之前康复,但选举日之后病情出现反复(或其它原因),缺席12月4日选举人团投票。这是最为复杂的一种情景,美国总统大选强调程序正义,这一情景下将出现一定程度的民众选票已定与选举人团投票未定的冲突情况出现,必要情况下或许会交由最高法院决定。

具体的说,美国大选实施选民与选举人制度,选民基于对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认同各自进行投票,对于某一个州来说,获胜的一方党派可以取得本州所有选举人的席位,也是EMC体育所说的“赢者通吃”规则,同时这些选举人也是本州在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席位代表。之后由选举人代表宣誓代表选民,向本党派的总统候选人投票,历史上存在选举人代表不按照选民意愿投票选择总统候选人的情况,被称为“失信选举人”。

这里EMC体育要讨论的比上述“失信”情况更为复杂一些,原则上,当11月3日选民投票结束后,大选结果在客观程度上已经得出,在计票之后由选举人代表按照结果进行投票即可。但如果特朗普在12月4日选举人投票前,因病情原因不能继续参加选举,那么各州选举人是否还要继续为特朗普投票就是个关键问题。

如果继续投票,首先这是在美国历史上从未出现的案例,其次每个州的法律对选举人团代表的投票规定都不一样,不确定选举人代表是否能够投给一个不能继续参加总统选举的候选人。

如果不投票,或者民主党提名新的候选人来代替特朗普接受投票,那么这就涉及到大规模出现“失信候选人”的可能,因为毕竟在11月3日的选民投票中并没有出现这位新的候选人,选举人代表是否违背了民众意愿就有待商榷。此外,两党一般会有一个确认候选人的截止日期,能够临时增加新的候选人也需要做进一步司法解释。

最终或许仍将由最高法院介入,就选举人的投票行为做出判决,各州也会有相关的法律和纪律要求选举人把票投给本州获胜党派的候选人或其他,但很显然,在最终结果出现之前,将花费巨大的沟通成本和时间成本。

情景四:特朗普病情稳定,连续参加11月3日选民投票,和12月14日选举人团投票,但此后因病情(或其它原因)原因不能继续参选。此时,大选两次投票环节已经结束,客观结果已经出现,只需要统计投票结果即可,理论上在12月14日选举人团投票、12月15日清点与公布结果前后,特朗普宣布不能继续参选,并不影响最终的选举结果,此时需要关注国会对于计票结果确认的态度。

计票为特朗普获胜,国会确认该结果。特朗普不能继续参选,根据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由副总统顺位履职。

计票为特朗普获胜,国会不确认该结果。认为对应的选举人投票无效,应在其余得票前三位的总统候选人中,由众议院投票选出。因为本届只有特朗普和拜登两位,可以认为结果大概率为拜登。

计票为拜登获胜,民主党赢得选举。

情景五:特朗普部分康复,坚持参加选举,直至1月6日国会确认结果之后,病情反复(或其它原因)导致不能履行总统职责。至此,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在程序、内容、时间上都符合规定,出现任何情况都可以按照既定程序进行●!蹲芡臣倘畏ò浮罚≒residential Succession Act)规定:在任何情况下,副总统都是总统的第一继任者●!叭缫蛩劳觥⒋侵啊⒈幻庵啊⑽弈芰蛭拮矢穸拮芡郴蚋弊芡承惺棺芡持叭ǎ蹦敲矗紫仁侵谝樵阂槌ぃ鼻笆悄舷?佩洛西,但很可能在换届中出现其他人选。届时,他或她将不得不从国会辞职。其次是美国最高级别的参议员。再次是其他内阁成员。除了继任计划之外,美国还制定了各种计划,以确保政府在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继续运转(表1)。

表1:美国总统继任名单及排序资料来源:

13.png

CNN,《总统继任法案》

简而言之,对特朗普而言,在康复的前提下,概率由高到低,可分乐观、中性偏悲观和悲观三种情景:乐观情景是,未来两天病情不恶化,并照常参加15日的第二场辩论是最乐观的情形,特朗普将赢得叙事和民心,当前民调或出现大扭转;中性偏悲观的情景是未来两天恶化,必须入院治疗,但不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届时可能暂时移交总统权力给副总统彭斯,甚至无法进行线上宣讲;悲观情景是进入ICU,第二场电视辩论或延迟,或转为线上,后两种情景都明显不利于特朗普。

三、特朗普与拜登施政纲领及影响

RealClearPolitics的民调显示,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前,特朗普的支持率持续提升,虽然始终低于拜登。疫情爆发后,两者差距扩大。近两个多月,由于美国经济复苏超预期,特朗普的支持率又有所回升,而拜登相对平稳。特朗普确诊之后,无论是最新民调,还是赌盘胜率数据(拜登65%,特朗普32%)都显示,选情都更加有利于拜登。但是,特朗普病情的最新进展很可能朝着对其最乐观的情景演进。值得强调的是,拜登仍然是潜在感染者。对于拜登而言,在选举日之前,防控疫情属于优先级最高的事项。

整体而言,特朗普政府的意识形态偏保守主义(右派),主张减税、放松政府监管和提供有限福利政策。相比而言,特朗普本人算得上是比较极端的保守主义者,彭斯则是典型的传统保守主义人士,受共和党建制派支持。民主党是自由主义阵营(左派),基本主张是对富人和企业加税,加强政府监管,实施高福利政策。拜登被认为是温和的自由主义者,哈里斯有可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副)总统,政治生涯以强硬而著称。

如果特朗普连任,其施政纲领将延续2016年以来的方案。其目标函数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九大原则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反对全球主义,反对一切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恢复美国的爱国主义;人民当家作主,拒绝政府的家长式作风;重建美国内陆城市;维护美国的边境安全,确保边境不受毒贩、恐怖分子、非法移民和罪犯的侵害;支持美国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拒绝“身份政治”,即反对用阶级、种族、性取向等来划分个人,将其区别对待;摒弃衰落主义的宿命论说法;以美国自身的强大,为世界树立典范,而非单方面牺牲美国利益以维护世界(或他国)利益。

九项具体措施是:解除不必要的管制,降低制度成本;颁布《减税与就业法案》,降低企业所得税率,提高企业资本投资的税收抵扣额,增强美国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以工代赈”,用工作代替福利;实施新的能源开发战略;基础设施现代化;基于选择和竞争的21世纪医疗和教育计划;重新谈判自由和公平的贸易协定,包括多边、区域和双边贸易协定;缩减政府开支;制定亲美移民政策;在对华政策方面,合作、对抗与脱钩三种状态并存。

如果拜登连任,虽然有交集,但整体上仍然是“反特朗普主义”的:从贸易保护主义到自由贸易,从双边主义到多边主义等。具体来说: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但更加倾向于绿色基建;主张保持美联储的独立性;将企业所得税率从21%提升至28%,增加对富人的征税力度;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加强全球在环境治理方面的合作;恢复奥巴马医改方案;加强金融监管;撤销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在对华政策方面,拜登也主张对华强硬,但战略上存在差异。特朗普是双边主义和美国优先,而拜登是在多边主义框架下联合盟友对中国施压。当然,在吸引制造业回流等方面,拜登和特朗普是有共识的。

两者在财政、货币和对外政策方面的差异对美国和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有着比较显著的差异。如果特朗普选前痊愈,则连任概率极大,政策、叙事、纲领、民心、可谓赢者通吃,如果特朗普选举前无法康复或者后遗症很大,就很可能输掉大选,因为拜登证明了路线正确和“剩者”为王,符合美式的强者文化。

所谓苦肉计(伪装病情)以现在的科技状态和监督形势可能性不高,冒险一搏的后果比水门事件还要大数倍,弄巧成拙可能引发全面宪政危机导致进入全国冲突状态。

如果特朗普连任,短期看美国全球经济复苏进程或将延续,金融市场风险偏好和风险溢价均将维持在高位,资产价格重估的风险较低,货币政策大概率会持续宽松,美元有贬值压力,人民币有升值动力,全球资本市场短期平稳甚至不排除更进一步,但其上任后可能继续加大与中国全面竞争力度,特别是要求对疫情追责或者出台索赔等民粹化政策,导致大国关系中期继续恶化,中期可能导致市场风险加剧,高估值科技股中期受到全球化逆转以及不同技术路线竞争等负面冲击。

反之,如果拜登当选,大概率会优先疫情防控,推迟经济重启,如果拜登当选,增税和美联储货币政策可能出现边际调整都可能影响美国经济的复苏进程,风险偏好下降,风险资产价格向下重估的概率也将明显提高,尤其是,他对于头部科技公司存在的分拆意向会显著提高科技股和纳斯达克指数的压力。反之,安全资产短缺状况会更加凸显。也不排除由此产生的经济和美股大幅度下行进而影响全球资本市场并形成新一轮金融风险释放,当然这可能还是主要源于科技股的历史高位估值水平。但另外一方面他对中国相对温和,短期会考虑取消关税,重新判断贸易协议,中长期主张通过新建规则来制约中国,中美博弈将进入长期的、基于规则的和较为可控状态,但他也会力主形成一个针对性更强的西方统一战线联盟,中长期制约中国的技术升级和构想中的新一代全球化进程。

总之,一个是国际国内的双重分裂主义者,短期巨痛,但长期削弱美国二战后构建的国际秩序和美国内战后确立的多种族平等的政治原则;一个是弥合主义者,短期缓和,但中长期博弈会显得复杂化,但无论如何美国两党对中国长期竞争政策已经成为共识,必须妥善应对和管控风险,以极大智慧逃逸出大国之间关于权力(利益)、体制和文化的多重冲突状态。

在特朗普康复的前提下,本次“黑天鹅”事件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将是短期的,更为关键的是其对选情的影响,这才是长期的,因为它意味着施政方针的转变。如果特朗普快速康复,并借此修复其抗击疫情不力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财政刺激方案上取得突破,那很有可能打一场翻身仗。

(作者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